BLZ

英雄梦太长 我太平庸

别来无恙

给友人的新年贺文,也算是一点小小的回报

感觉自己越写越差,唉



他潇潇洒洒地一挥手,“好。”

“唉,”跟在他身后的那人执杖,帽下星光闪烁,“金主,金主,您说了算。”

“哼,那是,”那蓝衣人道,随身佩的宝剑松松挂于蹀躞之上,剑鞘难抵剑身上流光溢彩的符文,“今天不能拖拖拉拉的,下午不到两点城门口就会挂起本周新的赏单任务,要是你又因为吃喝耽误了我屠妖,下一个杀的就是你。”

剑客说到此处骤然黑了脸,“你让我随你来这座城到底是为了吃喝玩乐还是为了赏金?”

魔法师睁着他乌黑的眼望着剑客,“虽说赏金重要,但是吃喝玩乐乃人生第一乐事也是第一大事,做人嘛,开心就好……”

“你住嘴吧。”...

少不更事

存个旧档,15年写给友人的生贺


他在天色将明未明时辞别了父母,离开了他居住多年的城镇。黎明未至,南方的初春雾正浓,如同难以化开的烟。云雨常年造访这座城,雾笼着他前行的路,勇者仅拎着一杆长枪,带着少许的金币盘缠便踏上了屠龙的路。

日月交替间,勇者极少停留,他言语不多,自顾自地走。伴随着正午猛烈日光,迎接他的是一间热闹温暖的旅店,店内人生如潮,小二忙得脚不沾地——他或许是给自己下了道加速咒。

勇者静静地坐在店内某一角,听着旁人热烈讨论哪家哪家又屠了什么什么怪物,领了多少多少赏金——但这都与勇者无关。勇者只需要在屠龙的路上磨练技巧,然后屠龙,这就够了。

时至傍晚,他尚未吃完晚饭,店内一阵...

【喻戴】 俩段子

·OOC到极点
·看到喻队笔记本之后的神奇脑洞
·第一条段子跟喻戴并没有多大的关系(……)

肖时钦发现每每雷霆与蓝雨打完比赛后,戴妍琦都总是要消失一会儿,直到发布会准备开始了才会回来。他虽然感到奇怪但也没有细究,直到某一次回休息室的路上听见戴妍琦同喻文州亲切地谈着肖中心本的时候才感受到世界的恶意。

戴妍琦偶尔会向喻文州抱怨萌冷cp的惨痛,喻文州笑着点头表示能够理解。
“喻队你哪能明白我的痛苦!我萌的cp都冷到北极去啦!”戴妍琦如是说。
“怎么会,”喻文州停下了画稿的手,“你听说过喻戴吗?”

“新年好啊放假没呀你大概什么时候回来?”黄少天倚在阳台边上给他打着电话,年三十的晚上广州并没有多冷,长袖衬衫足够黄少天御寒。“什么什么?说不准?这还有什么说不准的?能回就是能回不能回就是不能回啊。”

“哎哟我靠……好吧好吧那挂了。”黄少天有些无奈地摁下了结束。


他和路明非确确实实是在游戏里遇见的,但并不是荣耀,荣耀开服没多久他就要面对中考,登录器被长辈收走,手痒了只能玩玩别的,但事实上黄少天的天赋仅能在荣耀一类的游戏上展现出来,星际争霸这一类战略游戏实在是不适合他。

在联网打星际的时候就遇上了这么个屌屌的玩家,被黄少天单方面的黏着,一来二去玩熟了便也交换了QQ。只是路明非当时没想到的...

© BLZ | Powered by LOFTER